男性保養 | 男性保健 | 男性用品 | 男性飲食 | 營養健康
中醫養生經 心血管保健 男性健身好
當前位置:人民健康網>新聞資訊>
上海維樂口腔兒牙博士羅罡:從中國到日本,因喜歡而專注

時間:2019-10-11 10:48:33  來源:網絡轉載  觸屏頁

在擁有14億人口的中國,高端醫療人才的稀缺是有目共睹的,尤其在近年來被資本關注的兒童齒科領域,有人統計過一個數據:每130萬人才擁有一位專業的兒童牙醫,而其中擁有海外博士背景的,兩只手

  在擁有14億人口的中國,高端醫療人才的稀缺是有目共睹的,尤其在近年來被資本關注的兒童齒科領域,有人統計過一個數據:每130萬人才擁有一位專業的兒童牙醫,而其中擁有海外博士背景的,兩只手就能數完,日本兒牙博士羅罡便是其中之一。

  在別人眼里,羅罡很幸運,趕上了兒牙資本熱潮,成了最炙手可熱的兒牙專家,而在羅罡看來,他只是在10多年前,因為喜歡孩子一頭扎進了被大多數人嫌棄的兒童齒科,并愿意為此排除萬難,遠赴日本,專研和精進兒牙診療技術。

  “如何讓孩子擁有自信笑容?”,這是羅罡遠赴日本攻讀兒童齒科博士的初心,也是美維致力于解決的問題,或許正是這份執著讓兩者結緣,共同做孩子口腔健康的守護天使。

  遇見兒童齒科 從此心有所往

  從小學到高考,羅罡是父母眼中的乖孩子,是老師青睞的“學霸”,不負眾望,他以優異的高考成績順利進入了全國排名前三的上海交通大學醫學院口腔醫學專業。或許是脫離了父母的管控,或許是對口腔醫學本科課程設置的不適應,本碩連讀前四年,羅罡一度迷茫沒有方向。

  直到大五在上海交通大學附屬第九人民醫院實習的最后一個月,羅罡踏入了兒童口腔科(當時是兒童預防科),從此心有所往。

  “我特別喜歡孩子,從不反感孩子哭鬧,當時在兒童齒科,看到很多孩子第一次來都會哭,然后通過我的行為引導,慢慢地與我產生信任,不哭了,甚至非常配合醫生的口腔診療,這給了我極大成就感。”正是這份發自心底的喜歡,讓羅罡成為了班里唯一一個自愿選擇當時極為冷門的兒童口腔專業的學生,“在兒童齒科的一個月讓我找到了此生所愛”。

  因喜歡而專注 是一種幸福

  有人說,能從事一份喜歡且擅長的職業,并能創造社會價值,是人生的一種幸福。

  毫無疑問,羅罡是幸運的,現在是國內知名兒童牙科專家的上海第九人民醫院兒童口腔科汪俊主任成為了羅罡的研究生導師,“她是國內兒童牙科診療行為管理領域的權威,對孩子的行為引導非常厲害,而且對待孩子非常有耐心,有親和力,她的帶教讓我受益良多。”盡管畢業已10多年,但羅罡回憶起自己當年求學時導師的教導,仍難抑感激之情。

  “兒童看牙最大的問題就是不配合,如何讓孩子配合?了解孩子的心理,引導孩子克服恐懼,與孩子建立信任。”在導師的帶教下,羅罡很快便掌握了兒童行為管理的精髓,三個月之后,獨立接診已沒有問題,甚至門診量不輸于當時正式的醫生。

  機緣巧合,研究生畢業后的羅罡進入了民營口腔機構,老板是在滬的外籍人士,接觸的患者80%是外籍人士,50%是全世界各地的小朋友。用他自己的話說就是從“溫室”進入了“原始森林”。

  “這一年的歷練讓我練就了一口流利的英語口語,為海外求學打下了語言基礎,也讓我從只懂看病到學會站在患者的角度思考問題、提供醫療服務,更讓我意識到兒童齒科還有更廣闊的空間值得去探索。”2011年,羅罡開始了連續三年的博士申報,為了自己熱愛的兒童齒科,他甚至放棄了復旦大學,終于如愿考入日本福岡齒科大學兒童口腔專業。

  為了信仰執著赴日

  即使舒適,也不要沉寂,所以寧愿艱辛,也不要放棄信仰。

  有車有房,有妻有子,還有體面的工作,明明可以活得很舒適,卻偏偏放下一切執著赴日,即使語言不通,即使學費被騙,羅罡仍堅持著一邊兼職一邊讀博。

  羅罡在日本福岡齒科大學獲得兒童齒科博士學位(左側為岡曉子副教授,右側為尾崎正雄教授)

  有時不期而遇的不一定是幸福,當羅罡還沉浸于被日本福岡齒科大學入取的喜悅中時,準備好讀博的所有積蓄被騙光,這如同當頭一棒,但羅罡沒有放棄,他跟學校申請每兩個月回國一趟,一是可以看看家人,二是可以上臨床賺點錢,甚至在讀博的第三年開始,羅罡決定利用雙休在國內兼職上臨床,“從周一到周日,不是讀博就是上臨床,一年飛行144次,平均每個月飛12次,這樣連軸轉持續了整整一年半,沒有一天休假包括過年。”

  盡管讀博四年過得艱辛而忙碌,但羅罡覺得這段日子很值得。羅罡的博導是日本兒童齒科界的著名學者本川·涉教授以及尾崎正雄教授,他倆都是日本“小兒齒科學“這本大學教材的編者,其中本川教授還曾是主編之一,還有一位帶教導師岡曉子副教授,他們對待科研和臨床的嚴謹態度對羅罡影響很大。

  “岡曉子是一個極度嚴謹的人,絕對堅守原則,醫教研一把抓,而且為了信仰——改變日本口腔醫療教育現狀,一天工作16個小時,都不覺得辛苦。”這讓羅罡更堅定了自己的信念,將日本最先進的兒童口腔技術和理念帶回國內。

  羅罡與福岡齒科大學校長KITAMURA合影

  “日本的早期矯正是全球最先進的,沒有之一,這也是我堅持去日本求學的主要原因之一。”為了學習早期矯正,羅罡在博士研究課題之外,只要有時間和機會,就會去臨床,或是參與各種病例討論會,因為早期矯正最重要的并不是治療,而是精確診斷和設計方案,“比如一個齙牙的病例,首先我要經過測量判斷是上牙突出去了,還是下牙凹進去了,或者并非是牙齒的問題,而是骨骼出現問題,這與國內矯正最大的差異就是,國內憑醫生經驗去判斷和診療,而日本是經過精確測量,用量化數據來判斷和診療。”羅罡表示,他們的病例討論會就是在討論診斷和設計。

  留日期間,羅罡擔任研究助理(Research Assistant),帶教本科研究生,并獲“森田獎學育英會”和“富德會”獎學金。“牙醫是一個不斷重復的工作,所以守住初心,在所學基礎上大膽思考不斷創新并不容易。我欣賞日本的匠人精神,將重復的事情做到極致,在我看來這不僅僅是一種工作態度,也是一種人格氣質。”在日讀博的四年讓羅罡對兒童牙醫有了新的理解,同時也讓他擁有了“匠人”精神。

  實力奶爸 攜手美維實現抱負和理想

  身為兩個孩子的“奶爸”,羅罡會給剛剛長出乳牙的兒子刷牙,即便在日留學時,也會定期每兩個月回家陪伴孩子幾天,或許正是父親這個角色,讓他對孩子總有一種天然的保護欲,希望所有的孩子都能健康成長,尤其在口腔健康層面。

  2019年初,歸國不久的羅罡決定加入美維,“我懷著一腔熱血和抱負回國,希望將全球最先進的兒牙早期干預體系引入中國,而美維這個平臺能實現我的理想。”作為業內少數幾家創立了兒牙品牌的企業,美維倡導“預防與治療”并行,“生理與心理”并重的全新兒牙醫療服務理念,并將兒童齒科作為企業發展重要布局方向,在上海、重慶等地設立了獨立的DUANG DUANG少兒口腔門診,同時還將以兒牙專科品牌的形式進駐美維旗下130家口腔門診,覆蓋全國35座城市。

  目前已是美維兒童齒科首席醫師和DUANG DUANG少兒口腔連鎖品牌總經理的羅罡,已成立DUANG DUANG兒牙矯正中心“羅罡博士團隊工作室”,并通過培訓和帶教,在美維體系內培養更多兒牙早期矯正醫師,組建一支專業的兒牙醫師隊伍。同時,還將基于國外先進理念培養專業兒牙醫生隊伍,并打通市場運營與醫療管理環節,逐步建立起一套嚴謹的兒童口腔醫療專科體系,讓兒童齒科回歸醫療本質。

  早期干預 讓孩子愛上看牙

  在十余年的職業生涯中,羅罡積累了大量的海內外高端齒科診療經驗,對來自不同國家,擁有不同文化背景的人群均有獨特的診療方案。他精通中英日三國語言,在“基于健康,改善美觀,追求完美”的金字塔矯正原則下,創建了“兒牙早期干預體系”。

  羅罡認為每個孩子都是個體,頜骨和牙齒具備不同的生長潛力,在治療方案定制上講究個性化,無論多忙都會對每個小朋友的牙齒大小、牙弓寬度、牙弓長度、頭影測量等進行數據化分析,判斷小朋友的牙齒畸形是牙性還是骨性。針對不同癥狀,根據數據分析的不同結果,制作不同矯治器,定制個性化方案。目前在國內,矯正治療前后都進行詳細數據分析的醫療機構并不多,對每個就診兒童都進行詳細數據分析,并以此為基礎制定個性化診療方案的醫療機構/醫生則更加稀少。

  “兒童牙醫在臨床上最怕碰到的就是不配合的小朋友,低齡哭鬧的比例更高。很多家長考慮全麻的風險及費用,寧可選擇束縛治療。但這種方法可能會給小朋友留下童年陰影。束縛治療只能作為緊急短時處理,而不應該成為一個兒童牙醫‘搞不定’小朋友的常態。因此實現家庭口腔教育及診所治療的無縫連接至關重要。”在羅罡的帶領下,美維將逐步建立起兒牙的“數字化早期干預體系”,同時通過融入式樂教體驗、趣味游戲環境(趣味屋、親子區)、兒牙專家醫療服務團隊、國際無痛和舒眠診療技術、3M醫療器械設備以及美式管家服務,從心理到生理充分滿足孩子的特殊需求,讓孩子沒有恐懼和疼痛,鼓勵他們自愿且享受牙齒預防診療過程。

  正如羅罡所言“兒童牙醫是一個能夠給人帶來快樂的職業,一方面可以解決兒童牙病痛苦,改善牙齒排列和面型發育;另一方面可以給孩子帶來自信和快樂。” 這也是美維的堅守,一切與牙無關,一切與人有關。

該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人民健康網觀點,如涉及版權問題,請聯系管理員予以刪除!

新聞資訊
新聞圖片更多
湖南快乐十分结果走势图